出生時雙眼已患白內障

本來並不平靜的印尼, 九月份突然爆出一則奇怪的新聞. 有個嬰兒一出生就患了白內障, 看不清東西. 那可憐的嬰兒, 是電視明星兼電台女廣播員Asri Welas 與丈夫Galiech Ridha Rahardja 的孩子, 出生於2017年4月12日早上6點37分. 我們把那個出生資料排成八字如下:

Rayyan mingpan

八字是個非常嚴謹,準確度非常高的一種學問.可悲的是,流傳在民間的訣竅太多而且並不實在.或者有訣竅,卻沒有人真真懂得如何應用它,往往把它曲解了還不自知,並且誤己誤人,帶了很多半桶水的徒弟.放眼當今世界各地,包刮台灣、香港等地,真懂八字的人,也實在是太少了.也難怪,有太多的人,拿這種學問來吃飯,作為撈錢工具.認真說起來,那是因為我們的古文字太難懂,容易把真訣錯誤曲解,並且一傳十,十傳百,越傳越偏,弄到連專家也莫名其妙了.

香港近代命理家,朱鵲橋老先生的創新,開啟了八字界的另一道捷徑,令許多初學者容易入八字之門,但是同時也把八字學帶進了另一道絕路.祥瑜於八十年代底、九十年代初期,在朱老先生發表新論的時候,曾經引用、並落力研究過,結果發現這套學說,與八宅風水學說,有著異曲同工的地方,你斷對了,也只能斷準其中的六十巴仙;斷錯了,也還有三十巴仙的準確度,其他的事,開起來還是模凌兩可的.有一事必須在此聲明, 祥瑜絕對沒有藐視朱老先生的意思,只是把經驗說出來,也許這只是祥瑜一己之見,也不一定是對的.無心得失之處,誠望大家可以原諒.

Rayyan Gibran

祥瑜不敢說,所用的辦法一定是對的,但是起碼,還可以把解釋八字的思惟及原理交代清楚,也絕對不會脫離原有的干支理論體系,卻不是身強身弱那麼簡單的事情可以相比的.幾十年的磨練,自兩千年在報紙發表文章以來,自覺每過一段時間,都會有新的突破,近二十年來,在報紙刊登的文章,至少也有七八百編了.祥瑜斷斷續續的一直分享給大家,關於研究八字的心得,及所得出來的訣竅,絕不藏私.如果你是專家,並一直在注意祥瑜的見解,那你一定發現,祥瑜見解的深度一直在增加,論斷也越趨簡單化.可以由繁變易,令萬變歸宗,才是做學問的目得,也更有日後發揮的餘地.

八字以易經為基礎,也同樣有理、象、數的法則.理、就是五行能量的較量原理.他們通過干支的什麼沖、合、刑、穿、破等來互相交量,發揮出個自的功用;象、就是八字中的每個字,所隱含的形象.我們中國字是象形文字,每個字都有它自己的形象.例如甲為頭,你看那個甲字的形,很像以前人家用土做的偶像土娃,那一個一個的人頭,用一支木或竹針,插在無頭土娃的身上,插上誰的頭就變成誰了.又如地支的戌字,那是一個火庫,火是紅色的,在人體紅色的東西最多的就是血液,那麼戌是火的庫,就是血液流動的總部,那就是心臟了;最後的數、就是運數,就是時間對應好壞運所起的作用.例如某人在那一段時間裡特別好,那一段時間特別差,什麼年份要特別注意什麼等.最起碼的,如果發現後面有大風險,可以提前預知,免給自己機會,太快到天上去掛名就是,若時間真的到了,也可以安心上路,毫無牽掛.

這八字是個很特殊的命.一生下來就給父母一雙白眼看, 幾個月大.就必須開刀割除白內障.請問,像這樣的命格,八字是以什麼樣的方式告訴我們的? 相信可以令祥瑜滿意的答案,應該是百中無一,非常稀少.祥瑜再次排出他的八字如下,當然是南盤:

Rayyan mingpan

日主己土,生於戌月(南盤,普通盤是辰月),天干甲己合土,這樣戌就變成自己的一部分了.甲為頭,兩個丁從戌中透出來,也是自己身體的一部分,他既然生在頭部,而且是左右對稱,那就是眼睛無疑了.中國的文字,就是那麼地有精確.如果我們把眼睛,停留關注在某個目標,而且跟著那個目標移動,有個特殊的用字叫做 ‘盯’ 著,那就是目與丁兩個的併字.所以丁本來就跟眼睛連上關係了.既然是放在頭上,左右對稱,又是身體的一部分,那分明就是眼睛無疑了.

那對眼睛 ‘丁’ 的下面,有一酉一卯兩個字,卯與酉本來就是相沖的,加上卯合戌就是合閉,把門關著了,看不見東西了,那對眼睛分明就是有問題的了.如果卯是一層薄薄的膜,酉為石灰,那麼卯酉沖就是石灰堆積而成的薄膜.卯合閉了戌,酉也穿戌,那戌就是一個圓球的外殼,裡面包著用以感光的辛和代表神經的丁.石灰薄膜像玻璃紙一樣,剛好貼在眼球的玻璃門上面,阻隔外面的光線進入眼球裡的感光體上,那樣眼睛就看不清東西了.這就是八字在表達白內障所組成的干支文字組合,非常清楚,也絕不含糊.就是說明孩子的天生體質特殊,一出生就有了白內障,所以出生成這樣的一個八字.造化之奇,著實令人感嘆.中華文化之精緻,更令人驚奇不已.成為中華文化一部分的干支文化,絕對是值得我們努力探討和發揮光大的.他絕對不是人云亦云的什麼迷信東西,而是實實在在的偉大人文,非常理信的精密學問.希望大家多多珍惜才是.

這八字中,幸好還有一個好東西.那就是父母宮的甲木.那甲木坐在戌土舞台的上面,舞台是母親的.他母親 Asri Welas 是個藝人,也是個廣播員,更是電視戲曲明星.他們有能力給孩子最好的治療病患.也是好在他出生在這個先進的社會裡,醫療科技已經非常先進,小小一個白內障根本威脅不了什麼.如果生在古代,一出世就帶了白內障的話,恐怕就要從此見不到日光,變成瞎子,殘廢了.

古人對殘廢人的八字,早就留下了訣竅,只是句子太短、太簡單了,我們不知道是在講什麼,進而發生誤解.古人的口訣是:「合祿包祿」那麼短的四句話.祥瑜初期也不知道那是在講什麼,隨著時間的鍛鍊,例子研究多了,自然能摸索出故中玄機,知道那是這麼一回事了.總之,祿就是自己的身體.祥瑜在上面已經把訣竅解開了,只要大家細心品味,自然可以知道這句話是什麼意思.餘下的就不再多說了.

 

雅加達, 2017年10月1日

Logo Xiangyi

祥瑜

 



Categories: Artikel, Artikel Mandarin, astrologi., Ba Zi, hasta aksara, Umum, Uncategorized

Tags: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

%d bloggers like this: